Project Description

两岸猿声啼不住,轻舟已过万重山

横卧在神州中部的银色巨龙——万里长江,时而涓涓细语,时而奋激嘶鸣。近日,湖北香溪长江大桥主拱完美合龙,创世界桥梁之最,为奔涌向前的长江又增一处壮美风光。
壮美风光
壮美风光
壮美风光
△上下滑动多视角观赏香溪长江大桥主拱滔滔江水,越过高原,横贯盆地,摆荡于丘陵平原,滋养着华夏大地的万物生灵。今晚,走近她,感受她恩泽万里的迷人魅力。当历史学家和人类学家

逆时序追溯一个民族的由来

一定会迷醉于无比壮美的江河源头

人类的源头在江河的迸发处

人类的历史在江河的流淌中

我们称这些最本源的河流为

母亲河

江流绪语

“江之永矣,不可方思”

“长江”奔腾在亚洲的东南部,滋润着180多万平方公里的沃土,哺育着数亿炎黄子孙,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。

长江古称“江”

在我国上古时代,“江”是专用名词,特指长江。称“江”最早的文献是《诗经·周南·汉广》“江之永矣,不可方思。”

汉魏时代,人们开始称它为“大江”。西汉司马相如《子虚赋》:“缘以大江,限以巫山”。

“长江”之称,始于东汉末年。

《三国志·周瑜传》:“其年九月,曹公入荆州,刘琮举众降……(孙)权延见群下,议者咸曰:‘……将军大势,可以拒操者,长江也’。”同书《鲁肃传》、《吕蒙传》、《傅嘏传》中也有“长江”的记载。由此推测“长江”之名在东汉末三国初已在使用,而其得名自当更早。

晋朝以后,称“长江”者逐渐增加。西晋文学家陆机《辨亡论》中有“东负沧海,西阻险塞,长江制其区宇,峻山带其封域”之语。

唐宋时期,人们更以“长江”一词入诗、入词、入画。就这样,“长江”名称连续沿用千年,无数文人墨客为它留下灿若星辰的不朽诗篇:

孤帆远影碧空尽,惟见长江天际流。

李白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

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

苏轼《念奴娇·赤壁怀古》

无边落木萧萧下,不尽长江滚滚来。

杜甫《登高》

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。

白居易《忆江南词三首》

海日生残夜,江春入旧年。

王湾《次北固山下》

野旷天低树,江清月近人。

孟浩然《宿建德江》

日暮乡关何处是?烟波江上使人愁。

崔颢《黄鹤楼 》

阁中帝子今何在?槛外长江空自流。

王勃《滕王阁诗》

上游激荡

“余方窥石镜,兼得穷江源”

从姜根迪如冰川融化的涓涓细流汇聚成万里长江的始源,各拉丹东晶莹的河水,渐渐汇成温润的沱沱河、通天河。

当江水仍眷恋着高原顶部的宁静时,地形骤然突变,流水在群山丛岭中咆哮奔腾而下。

万里长江汇集千流百川 ,穿过无数高山深谷,从四川盆地向东奔泻而去,不料遇到巫山山脉的阻挡。长江犹如一把利斧,开山劈岭,横切巫山,形成雄伟、壮丽、险峻、惊人也是整条长江风光最为旖旎迷人的三峡。

三峡西起重庆奉节的白帝城,东到湖北宜昌的南津关,全长193公里。瞿塘峡、巫峡、西陵峡,“两岸连山、重岩叠嶂、隐天蔽日”,组成一条绚丽多彩的百里画廊:

自三峡七百里中,两岸连山,略无阙处。重岩叠嶂,隐天蔽日,自非亭午夜分,不见曦月。

至于夏水襄陵,沿溯阻绝。或王命急宣,有时朝发白帝,暮到江陵,其间千二百里,虽乘奔御风,不以疾也。

春冬之时,则素湍绿潭,回清倒影,绝巘(yǎn )多生怪柏,悬泉瀑布,飞漱其间,清荣峻茂,良多趣味。

每至晴初霜旦,林寒涧肃,常有高猿长啸,属引凄异,空谷传响,哀转久绝。故渔者歌曰:“巴东三峡巫峡长,猿鸣三声泪沾裳。”

——《三峡》郦道元

中游漫旅

“极目楚天舒”

经过三峡的束放,激流险滩、绝壁峡谷都离我们远去。

大江宁静安详、舒缓柔和地润泽着“湖广熟、天下足”地两湖平原。

△ 湖北荆州:荆江夕照

△ 越冬候鸟在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振翅齐飞

△ 岳阳楼

沿着开朗江面,此时她化身成“九曲回肠”的荆江水,彼时又汇入烟波浩渺的洞庭湖,一览历代文人墨客登临抒怀的岳阳楼。

予观夫巴陵胜状,在洞庭一湖。衔远山,吞长江,浩浩汤汤,横无际涯;朝晖夕阴,气象万千。此则岳阳楼之大观也,前人之述备矣。然则北通巫峡,南极潇湘,迁客骚人,多会于此,览物之情,得无异乎?

若夫霪(yín)雨霏霏,连月不开,阴风怒号,浊浪排空;日星隐曜(yào),山岳潜形;商旅不行,樯倾楫摧;薄暮冥冥,虎啸猿啼。登斯楼也,则有去国怀乡,忧谗畏讥,满目萧然,感极而悲者矣。

至若春和景明,波澜不惊,上下天光,一碧万顷;沙鸥翔集,锦鳞游泳;岸芷汀兰,郁郁青青。而或长烟一空,皓月千里,浮光跃金,静影沉璧,渔歌互答,此乐何极!登斯楼也,则有心旷神怡,宠辱偕忘,把酒临风,其喜洋洋者矣。

——节选自《岳阳楼记》范仲淹

△ 庐山云海

顺着连绵群山,此时她还在折戟沉沙话赤壁,彼时又见一山飞峙大江边,遥望“疑是银河落九天”的庐山瀑布。

沿湖口东下,长江之水欢唱着步入江天一色的下游。

下游欢歌

“风吹稻花香两岸”

越过草原肥美、矿藏丰富的青藏高原,横贯“天府之国”的四川盆地,浸润过两湖平原后,滔滔长江途径“富饶甲海内”的长江三角洲,滚滚东流汇入东海。

在全长6300公里的流程中,长江的流域面积多达180多万平方公里。宽阔的江面、林立的沙洲、短小的支流便组成了下游江南水乡必不可少的元素。

“近海鱼盐富,濒淮粟麦饶”的安徽芜湖、“凤凰台上凤凰游,凤去台空江自流”的古都南京、”二分烟水一分人, 廿四桥头四季春”的秀美扬州……江河沿岸众多的名城胜地备感母亲之河的恩泽。

△ 芜湖鸠兹古镇

△ 雪后南京

△ 扬州渌洋湖湿地

扬州的夏日,好处大半便在水上——有人称为瘦西湖,这个名字真是太瘦了,假西湖之名以行,雅得这样俗,老实说,我是不喜欢的。下船的地方便是护城河,曼衍开去,曲曲折折,直到平山堂。

沿河最著名的风景是小金山、法海寺、五亭桥,最远的便是平山堂了。金山你们是知道的,小金山却在水中央。在那里望水最好,看月自然也不错,可是我还不曾有过那样福气。下河的人十之九是到这儿的,人不免太多些。

北门外一带,叫做下街,茶馆最多,往往一面临河。船行过时,茶客与乘客可以随便招呼说话。船上人若高兴时,也可以向茶馆中要一壶茶,或一两种小笼点心,在河中喝着,吃着,谈着。回来时再将茶壶和所谓小笼,连价款一并交给茶馆中人。扬州的小笼点心实在不错,我离开扬州,也走过七八处大大小小的地方,还没有吃过那样好的点心,这其实是值得惦记的。

傍晚回来,在暮霭朦胧中上了岸,将大褂折好搭在腕上,一手微微摇着扇子,这样进了北门或天宁门走回家中。这时候可以又念得“浮生半日闲”那一句诗了。

——节选自《扬州的夏日》朱自清

文字整理 |《长江史话》卫家雄、华林甫著  图 | 视觉中国

来源及声明:内容来自于网络,文字图片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:beautcanada@gmail.com,核实后即刻删除!-北美财富网